零落.liar

【帕佩】520礼物——同病相怜


文笔不好不喜见谅
ooc预警

传说中的5月20号。
偏偏佩利在这个时候生病了。
“唔...帕洛斯......好难受啊......”佩利紧紧皱着眉头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“傻狗,叫你疯,现在好了吧。”帕洛斯一改往日的冷静,虽然嘴上训着佩利但心也不由得一阵阵发紧。他把手放在佩利额头上,烫的吓人。
“啧......”帕洛斯刚想起身就被佩利抓住了手。
“帕洛斯你别走啊……”佩利紧紧抓着帕洛斯的手不放,帕洛斯感到手心不断发烫,转头发现佩利把脸贴在了自己手上。
“唔...好舒服......”佩利忍不住蹭了蹭,帕洛斯不愧是冷血动物,手凉的出奇。
“......”帕洛斯摇了摇头,又坐回到床旁。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我在,我不走。”他放柔声音轻轻哄着佩利。
“嘿嘿...帕洛斯你最好了……”佩利直接扑在帕洛斯身上。
“别闹。”帕洛斯担心佩利扑空,赶紧抱住他,顺便扯过床上的毯子裹住怀里的人。“你怕是把脑子给烧坏了吧……”
“我才没有......”佩利往帕洛斯怀里蹭了蹭,“嗯......”
帕洛斯盯着怀里满脸通红的佩利,越看越可爱。他勾唇一笑,俯身堵住佩利的唇。
“哈啊.......帕洛斯......”佩利硬抬起头看着嘴角带笑的帕洛斯,“好喜欢你......”
帕洛斯轻轻拍了拍佩利的后背,“我也喜欢你啊,傻狗。”
“嗯......”佩利勾住帕洛斯脖子,把头搭在人的肩膀上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“傻狗......”
帕洛斯淡淡笑了笑。
这个五月二十号,其实也没那么糟吧。
“——阿嚏!”帕洛斯捂住嘴,随即笑了笑。
“看来我被你传染了啊,傻狗。”
“不过这样也好。”
“同病相怜。”
“爱你啊,傻狗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
【帕佩】对不起,我爱你(三)

“黑暗中你是我的光,冰冷中你是我的热。”
——佩利留

耀眼的光刺破黑夜,黎明已至。日升东方,阳光透过玻璃洒满窗台,又穿透窗帘,轻轻抓挠着帕洛斯紧闭的双眼。
“唔......”帕洛斯微微皱了皱眉头,眯着眼睛抬起手遮住一丝光线。“天亮了啊……”
他轻叹一声,用力甩了甩还一片空白的脑袋,起身洗漱。
扎好最后一个辫子,帕洛斯收拾好书包,拿起桌上几个空了的啤酒瓶子。
走过金发少年身边时,他脚步一顿,“还没醒?”他摇摇头,试探性把手放在少年头上揉了揉,手感竟是出乎意料的好。
“噗——”帕洛斯忍不住笑出声来,心情莫名的十分愉悦。
该走了。
时间提醒着帕洛斯。
他拽起书包,最后望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的金色,转身,锁门。
“咔哒——”
脚步声渐渐消失,沙发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。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想抬手都疼的呲牙咧嘴,只好就这么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“这是哪啊……”声音因喉咙长时间得不到水的滋润而显得沙哑,他咽了咽唾沫,艰难地转动僵硬的脖子打量四周。
“......”他忍着疼痛硬是站了起来,在杂乱的桌子上翻了翻,并没有找到什么。
“唉......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他重新坐回到沙发上,随意揉了揉被帕洛斯揉乱的金发。“我去,疼死本大爷了!”动一下都疼痛难忍的少年决定放弃寻找真相,继续窝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睡过去。
晚上。
沙发上的人听到一阵钥匙碰撞锁孔的声音,立刻睁开眼睛,警惕地盯着门的方向。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帕洛斯一头引人注目的白发,其实就是那一双蛊惑心智的花瞳。“你是谁?”少年问。帕洛斯一愣,才发现沙发上的人已经清醒过来,勾唇一笑,锁好门后不以为然地经过少年身边,绕过桌子,坐在沙发上开了一瓶啤酒,灌下几口才说:“我?我是救了你的人。”
“哈?救我?”少年一脸的不相信。“本大爷还需要救?开什么玩笑!”
“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就是救了你一命。”帕洛斯又灌下一口,说道。
“......”少年沉默。
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“佩利。”
“哦,我叫帕洛斯。”
“你真的救了我?”
“那是当然,你还欠我个人情。”
“......”
看着佩利再次沉默,帕洛斯轻笑,伸手揉了揉佩利一头柔软的金发:“怎么?还不起?”
佩利立刻瞪了一眼帕洛斯:“怎么可能!还有,别随便揉本大爷的头啊!”
“你管我?”
“信不信我揍你!”
“来啊。”
“你!”
佩利起身不小心扯开伤口,又疼得坐下。帕洛斯瞟了一眼,嘴角挂着得逞的微笑说:“小心点,你的伤现在还没好。”
“切,我自己会注意的。”
“那就好,懒得管你。”
帕洛斯盯着电视,但一直用余光瞟着佩利。佩利也烦躁地揉着头,却也忍不住时不时督帕洛斯两眼。
噗,挺可爱的嘛,帕洛斯心里默默想着。他转头仔细打量了一番佩利,才想起——狗,一种忠诚的动物,同样可爱,但不讨帕洛斯欢心。
因为——太忠诚了。
不过,倒是很像佩利呢,帕洛斯想。不只是外表,还有......
帕洛斯一笑。
老实和忠诚。
他只能忠于我一人,帕洛斯突然想。
拴住他的链子,只能被我攥在手里。
我......
只能是我......
因为......我是他的主人啊……

【帕佩】生命倒数二十一天(一)

因为绝症只剩下二十一天的帕✖️在最后二十一天内让帕洛斯心动的佩

帕洛斯日记
ooc预警
文笔不算好,不喜见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018年5月1日(二十一)
真是没想到啊……
我居然患上绝症了。
反正这个世界对我来说也已经没有意义了,没关系,我不过就是个过客而已,谁都会死的不是么?就当作我去游乐园玩了一次好了。
啊......游乐园......
从小到大我好像只去过一次吧。
不知道人们为什么要去那种无聊的地方,喧闹,嘈杂,令人无法冷静思考。
嗯,肯定不适合我。

2018年5月2日(二十)
今天去游乐园了。
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聊并且令人厌烦啊。
啧,真讨厌。
不过仔细想想......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吧……碰见了一个人,傻的不行,激动的像个疯子似的大喊大叫还到处乱跑。
好像叫......佩利?

2018年5月3日(十九)
在楼下便利店里碰见佩利了。
唉,果然是个傻瓜啊。
买了过期的东西想换都理论不过人家,差点打起来,幸亏有我在。
这么傻的人是怎么长这么大的?没被人贩子什么的拐跑了真是个奇迹。
嗯,还算知恩图报,请我吃了个冰激凌。

2018年5月4日(十八)
佩利又去找人打架了...头疼......
唉,医药箱又空了。
在他昏迷的时候仔细看看,其实长得也是蛮可爱的嘛。还有那一头金毛,手感不错~
以后就叫他傻狗吧,多贴切的名字。
傻狗,赶快给我醒啊……

2018年5月5日(十七)
傻狗赖在家里不走了。
其实也没那么糟吧,就当养了只狗罢了。
还是挺听话的,叫声傻狗自己就颠颠地跑来了。
噗......傻狗怎么越来越可爱了?
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



【帕佩】对不起,我爱你(二)

“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荒唐,可笑的悲伤。”
——帕洛斯留

“我去,这货怎么这么沉?”一路坚持着忍耐的帕洛斯终于来到家门前,虽然很想一脚踹开门,但是考虑到这并不是自己的房子,还是无奈地咬着牙从书包里翻出来钥匙。
开了门,帕洛斯把金发少年往地上一扔,转身锁好门,径直走向沙发。
“啊——累死了......”他从堆满杂物的桌子上拉出遥控器,打开电视。
切换至新闻,他十分不屑地轻哼一声:“切,还是没什么好看的啊。”
突然想起好像忘记了什么,帕洛斯目光一转,落在被扔到地上的少年身上。“唉~真是麻烦。”他一捂额头,拖着疲惫的身躯,迈着极其不情愿的脚步把金发少年拽上沙发,这才发现少年的伤势并不算轻。
他叹口气。
“记住了,你欠我个人情。”不管金发少年有没有听见,帕洛斯还是找出医药箱开始清理伤口。
金发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悉数被包扎好,连头上最严重的伤也止了血,上好药,细心地缠上了绷带。
“这家伙的身材还不错嘛~”帕洛斯把最后一处擦伤涂上膏药,收拾好散落了一地的东西,打量起金发少年。
电视上的画面一闪。
“据消息,近日在我市发现国际通缉犯雷狮的踪影,警方已展开调查和追捕......”
严肃的女声传进帕洛斯耳中,他转头盯着电视上雷狮的图片,许久,从书包里掏出手机,拨通一串号码。
“喂,老大。最近还好?”帕洛斯先开口说道。
“......嗯。”电话那头很是嘈杂,依稀听出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人们刺耳的欢呼声。
“又去酒吧了?”帕洛斯一皱眉头。“你可是上了电视的人啊。”
“那帮警察一个个都是笨蛋,怕什么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人的几声轻笑。“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“一直盯着呢。”帕洛斯无聊地打个哈欠。“不愧是富二代,走哪都跟着保镖......一共两个,一个叫雷德,另一个......好像叫蒙特祖玛?实力都不容小觑啊。”
“嗯,继续盯着吧,等我电话。”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冰冷的不容置否,随即只剩通话中断的“嘟——嘟——”声。
帕洛斯重新坐到沙发上,随手拿起一瓶没喝完的啤酒灌进嘴里,眼睛还不忘死死地盯着电视上关于雷狮的报道。
“呵。”他笑。
“真是有趣。”

【帕佩】对不起,我爱你(一)

咳第一次写
不喜见谅……
ooc
ooc
ooc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“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荒唐,可笑的悲伤。”
——帕洛斯留

“今天的课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啊……”放学铃响起,帕洛斯伸个懒腰拽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快步离开教室。
回家的路上依旧是冷清的可怕,天色渐暗,几盏久坏未修的灯尽力闪着微弱的光。
帕洛斯踹了一脚灯杆,光线闪了闪,慢慢暗了下去。他“噗嗤”一声笑出来:“这样多好,刚才真是太刺眼了呢。”
这个十七岁的少年露出的笑容丝毫不带一点同龄人的纯真,反而阴森可怖。
一路昏暗。
就像帕洛斯那颗空洞的心一样。
“啊啊啊我再也不敢了......求求你...求求你放过我吧!!!”一阵刺耳的求饶声打破平静。
“嘶......”帕洛斯皱了皱眉头,“哪来那么多烦人的老鼠......”他并不想惹事,加快了脚步。
“砰——!”一个更为响亮的撞击声,伴随稀里哗啦的玻璃破碎,沉重的倒地应声响起。
“叫...叫你一直欺负我们......这...这下......这下你别想再醒过来了……!!!”明显不同于刚才的声音不住颤抖,却蕴藏着巨大的决心。
“呵。”帕洛斯略微一顿脚步,转身返回巷口。这么热闹,再怎么着也得看看吧。
毕竟他最喜欢形势反转下人的无助与惊恐了。
“哈哈哈哈哈!”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满身是伤的人高举手中的铁棍,正准备砸向躺在地上的金发少年。
“啧啧啧,老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?”帕洛斯靠在墙上盯着围着金发少年的一群人。
拿着铁棍的人身子明显一抖,随后咬着牙威胁:“你是谁?如果是他的帮手的话,你也别想活着离开!”
“哦,是么。”帕洛斯一挑眉,扬了扬手机。“已经报警了,如果你们要杀我的话就动手吧。”
警笛声越来越近,逼迫着人的神经。
一群人吓的魂不附体,一溜烟跑了。
帕洛斯摇摇头。“一群傻子。”关掉手机里保存的录音,他走到金发少年身边。
“算你好运了~”帕洛斯把金发少年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,拖着沉重的书包,一步一步踉踉跄跄地回了家。